父子公用  manma2020-11-22 0 manma13分钟前 » 爱上妈妈

时间:2020-11-22 09:00:25
  雪花飞舞旋转,大地银装素裹,温暖的家里,一家人都聚齐了,相别了九年的时间,世界沧海桑田,我们都在成长,而红尘中那些往事,犹如涓涓细流淌向远方,却在心里留下清晰的印痕。

  爸爸回到家里好像多了一个人,处处不自在,我和妈妈再也不能亲近。爸爸很愧疚,也很感激我,从来不问我的事,只是每天帮着我打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  那天晚上爸爸拍着我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说:“小辉,你该找个对象了!”

  我笑了:“是啊,爸,等买了新房子,我就把媳妇娶回家。”

  我们一家三口分工明确,爸爸负责守摊,妈妈在家干活,我外出联系货源跑事情。

  有天晚上我睡不着,深夜听到里屋传来轻微的声音,好像妈妈的呻吟,看到里面关着灯,我把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着,果然是妈妈在发出柔腻的叫床声,像母猫叫春一般,偶尔伴随几声肉体互相拍打着的声音,听得我心里痒痒的,脑子里浮现出妈妈两条丰软的大白腿动情荡漾的情景。

  连着一个月我都憋着一股欲火,有时候给妈妈发出暗示,妈妈都谨慎的拒绝了。那天下午我进货早早的回家了,妈妈在家里正在拖地。

  弯下腰时,丰满浑圆的大屁股对着我,我冲动的抱住了她,妈妈挣扎着说:“小辉!都说了不能再这样了……”

  我轻吻着妈妈的耳垂,用手拉开妈妈的衣襟,里面一股温热浓郁的体香传了来,丰乳白白嫩嫩的在里面耸立着,我的手揉了上去,我把嘴滑到妈妈的脖颈,边吻边说:“妈,闻到你的味儿,我就受不了了……”

  妈妈身体瘫软的仰在我身上,娇喘着低吟:“什么味儿……”

  “骚味儿……”

  妈妈嗯的一声满脸羞红,低声说:“小辉,你觉得妈是不是很下贱?”

  “没有,妈,是我憋不住了……我想你了妈!”我迷乱的揉摸着妈妈丰满柔软的肉体,吻上妈妈香软的嘴唇,妈妈含羞的接纳着,身子越来越软。

  我搂着妈妈,倒在床上,妈妈熟练的敞开肥美的肉体与我拥吻,我的阴茎插入妈妈的屄里时,妈妈抱着我,长长的呻吟一声:“哎哟……小辉……还是你的好……嗯……”

  我一边亲吻着妈妈的脸和脖子,一边动着屁股说:“我比爸的粗?”

  妈妈红着脸娇吟:“还比他的长……”

  “妈,屄里舒服不舒服……”

  妈妈动情的耸动肥臀,搂着我浪酥酥的娇唤着:“舒服……啊……辉……谁都没有你弄的舒服……哎哟……”

  外面寒风凛冽,屋里春色无边。我和妈妈再一次品尝禁果,沉迷在无尽的肉欲世界。

  憋了几个月的欲望一旦突破爆发,便无法收拾了!

  只要爸爸不在家,我就和妈妈共享云雨。

  一天早上,爸爸早早出门了,我推门进去,看见妈妈头发凌乱的躺在床上,一对丰乳白花花的露着,丰满的大白腿摊开着,三角裤挂在腿上,黑乎乎的阴毛一片濡湿……脸上还挂着红晕,那是被爸爸刚刚操过的妈妈,赤裸着雪白肥嫩的肉体瘫在床上妈妈进我进来吓了一跳,急忙用手遮住高耸的乳峰,另一只手捂在大腿中间,羞红着脸看着我。

  我走到跟前俯下身子,和妈妈对望着,妈妈红着脸说:“小辉……出去,让妈穿衣服……”

  “妈,让我亲亲你,我就出去。”

  我把嘴唇压上妈妈的嘴唇,妈妈娇羞的闭上双眼,依然是捂住胸遮住屄的仰起下巴与我嘴上缠绵,我吻的满是口水的舔着妈妈的嘴角,妈妈急促的娇喘着:“唔……好了……乖……”

  我脱下裤衩就上了床,妈妈扭着身子,我强行扒开妈妈的两条大白腿,那肥熟的屄湿淋淋的张开着,一道水亮的河流流淌在大腿根儿,沾着白色的液体,那也许是爸爸的精液,我脑子一阵轰鸣,勃起的阴茎猛地就插了进去,松软滑腻的阴道肥滑之极,轻而易举我的鸡巴就被完全淹没了!

  妈妈羞愧的哎哟一声,肥嫩的小腹微微颤动,我立刻开始疯狂的抽动,鸡巴每次都全部抽出来,然后一下子深根没入,我的小腹拍打着妈妈的肥肥的大腿根儿,啪叽啪叽的很响,再看妈妈窒息般的仰着脖子,呻吟仿佛憋在喉咙里发布出来,眼角有泪水顺着脸庞滑落……我停止了抽动,心疼的趴在妈妈身上,问:“妈,你哭了?”

  妈妈张开泪眼朦胧的双眼,捂住酥胸的双臂张了开来,抱住我,低声泣诉:“我……真是下贱……你爸弄完让你弄……”

  “妈,管他呢,我想你了,你想我不想我?”

  “小辉……你觉得妈下贱吧……不要脸……”

  “妈,你越这样,我越喜欢……”

  我又开始深深的抽动,把鸡巴深深的顶在妈妈阴道最深处磨转着屁股。

  妈妈仰起脸,大口喘息着,和我嘴对嘴呼出娇吟:“哦……哎哟……插到头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舒服不舒服,妈。”

  “哦……舒服啊……”妈妈收紧臀部,松软肥腻的肉穴就夹住我的鸡巴。

  “妈,你夹得我好舒服啊……”

  妈妈哭泣般的呻吟着:“我夹……我不要脸了……辉……妈不要脸了……”

  我大声说:“妈,我也不要脸,我日自己亲妈!”

  激动的快速的挺动屁股,全身力量都集中的下腹部,啪叽啪叽的撞得妈妈浑身白腻的肉体都在晃颤着。

  妈妈抱着我扭腰耸臀的大声呻吟着:“哦……真猛!哦……日死我了……小辉……妈让你日死了……”

  我不停的狂干着,汗如雨下,滴在妈妈丰满晃颤的乳峰上:“妈,我的鸡巴粗不粗?”

  “粗……比你爸粗……”

  “你的屄浪不浪……”

  “浪……妈是个浪屄……”

  在一阵胡言乱语中,妈妈浪叫着抽搐着,指甲几乎掐进我的皮肤,我也跟随着妈妈的高潮吼叫着,狂射着……

  【完】